本内容为连载,这期是第三章下肢:第一节髋部评价(1—7)内容。因为图片相对比较宽,请点击图片放大查看以便更清楚。
更多骨科疾病疗效评价指南内容请登录骨大夫网站  www.orthdoctor.com 进行观看。

第三章  下  肢
第一节  髋部评价
1.髋部骨折评价
(1) Nagi髋部功能评价系统
Nagi等人于1998年提出髋部功能评价标准,主要用于评价陈旧性股骨颈骨折行切开复位内固定及植骨术后的髋部功能恢复程度。评价指标包括疼痛、肢体短缩、髋关节活动度、行走能力及放射学特征等(表3-1-1-1)。
分级标准:优、良、可、差四个等级。
表3-1-1-1  Nagi髋部功能评价系统

注:*任何两项临床加一项放射学标准,或两项放射学加一项临床标准评定为差。
参考文献:Nagi ON, Dhillon MS, Goni VG. Open reduction, internal fixation and fibular autografting for neglected fracture of the femoral neck. J Bone Joint Surg Br, 1998, 80(5): 798-804.
(2) 股骨颈骨折复位质量的X线评价标准
股骨颈骨折手术后的复位质量,通常采用HaidukewychX线评价标准或GardenX线评价标准。
①Haidukewych X线评价标准
该标准由Haidukewych于2004年提出,主要依据骨折断端在X线片上的残留侧方移位和成角移位程度作出评价。评价结果将分优、良、可、差四个等级(表3-1-1-2-1)。
Haidukewych等(2004)对一组82例股骨颈骨折采用内固定治疗的患者进行了总结,结果显示骨折复位质量对手术后的疗效构成重要影响。在他们报道的病例组中,凡骨折复位质量为尚可和差的患者,随访疗效均很差。然而,在骨折复位质量为优、良者中,仍有1/5的患者日后将发生股骨头坏死。他们认为,这是由于股骨头的坏死除取决于骨折复位质量外,尚取决于创伤暴力的严重度所致。尽管如此,Haidukewych等仍主张应力争获得优良的骨折复位质量,以避免由于骨折复位不良导致的股骨头坏死。
表3-1-1-2-1 Haidukewych股骨颈骨折术后复位质量的X线评价标准

参考文献:Haidukewych GJ, Rothwell WS, Jacofsky DJ, et al. Operative treatment of femoral neck fractures in patients between the ages of fifteen and fifty years. J Bone Joint Surg Am, 2004, 86 (8): 1711-1716.
②GardenX线评价标准
Garden于1971年提出了一个专用于评价股骨颈骨折复位质量的评价标准。该标准在文献中又被称为Garden指数,具体内容:(1)在正位X线片上股骨干内缘与股骨头内侧压力骨小梁的夹角应维持在160°(正常呈160°),如角度<150°为严重髋内翻,而>180°为严重髋外翻。因此,股骨颈骨折的复位应力争达到最为理想的160°,即解剖复位,如未能获得这一标准,最低要求也应力争在155°~180°之间,即所谓可接受的复位。(2)在侧位X线片上股骨头轴线与股骨颈轴线的夹角应维持在180°(正常呈180°),如股骨头出现 >10°的前倾或后倾,可确定为复位不良。因此,临床对股骨颈骨折的复位,应力争在侧位X线片上能获得最为理想的180°,即解剖复位,如未能获得这一标准,最低要求也应能达到 <10°的前倾或后倾。
Barnes等研究资料显示,假如复位内固定后的股骨颈骨折,在正位X线片上显示的Garden指数为<160°者存在较高的骨不连发生率,而>180°者存在较高的股骨头坏死率。在侧位X线片上,如股骨头显示<10°的轻微前倾或后倾常可耐受,如存在 >20 °的后倾则表明股骨颈后方的骨皮质存在粉碎性骨折,此类粉碎性骨折极易影响骨折断端的固定稳定性,因此是导致骨不连的常见原因之一。
评价标准分为解剖复位、可接受复位和复位不良(表3-1-1-2-1)。
表3-1-1-2-2   Garden X线评价标准

参考文献:Garden RS. Malreduction and avascular necrosis in subcapital fractures of the femur. J Bone Joint Surg Br, 1971, 53(2): 183-197.
(3)股骨颈骨折内固定质量的评价系统
以往围绕股骨颈骨折手术疗效的文献报道大多集中在骨折复位质量对疗效的影响方面。其中股骨颈骨折复位质量的评定标准,自Garden提出至今已超过30年,经长期临床应用也已获得广泛认可。然而,围绕内固定质量对疗效的影响,在早年几乎未见报道。直至2002年,Bosc等首次提出最佳中空螺钉和髋加压螺钉固定质量的评定标准之后,才逐步引起学者们的重视。此后,Schep等(2004)也作了类似的报告,他们还对内固定质量与临床疗效进行了相关性回顾研究,但并未就内固定质量这一单因素与股骨颈骨折的远期疗效进行相关性研究。据文献报道移位股骨颈骨折经内固定治疗后的总体失败率高达1/3。对这些失败病例如能提前预测、及时再手术,将有利于缩短治疗周期、节省医疗费用、减轻患者痛苦、促进早日功能恢复。因此,制定内固定质量评定标准的主要目的就是试图依据单一的内固定因素预测股骨颈骨折的疗效。
目前临床常用于评定股骨颈骨折内固定质量的标准有:专用于评定中空螺钉内固定质量的Heetveld标准或Schep标准;评定滑动或髋加压螺钉内固定质量的Heetveld标准。
①Heetveld评价系统(中空螺钉)
Heetveld于2006年提出股骨颈骨折内固定质量评价标准,主要适用于中空螺钉内固定术后。评价内容包括中空螺钉与股骨干轴线夹角、中空螺钉间距、与股骨颈下方骨皮质距离、与股骨颈后方骨皮质距离、中空螺钉之间的夹角、螺钉尖端与股骨头软骨下骨板距离、螺钉直径及中空钉螺纹段等8项。
评价结果以全部符合8条标准者为内固定满意,否则为差(表3-1-1-3-1)。
表3-1-1-3-1  Heetveld股骨颈骨折内固定质量评价系统(中空螺钉)

注:符合以上标准者为内固定质量满意,否则为差。
参考文献:Heetveld MJ, Raaymakers EL, Luitse JS, et al. Rating of internal fixation and clinical outcome in displaced femoral neck fractures. Clin Orthop Relat Res, 2006(454): 207-213.
②Schep评价系统(中空螺钉)
Schep于2004年提出可用于股骨颈骨折中空螺钉内固定质量的评价系统,与Heetveld评价系统有所区别。该评价标准包括:1)内固定中空螺钉或针与股骨的成角应>130°;2)在正位X线片上,最下方的固定螺钉或针应位于股骨矩的上方;3)在侧位X线片上,内固定螺钉或针应邻近于股骨颈后方的骨皮质处;4)螺钉或针的尖端与股骨头关节面间距离应<10mm;5)在正位X线片上,内固定螺钉或针应位于股骨头的中央或偏下方处;6)在侧位X线片上,内固定螺钉或针应位于股骨颈的中央,或稍后方处。以上6项标准中的每一项为1分,如评价结果大于5分为内固定质量满意,否则为不满意。
Schep等(2004)对采用中空螺钉内固定治疗的104例股骨颈骨折患者进行了总结,结果显示内固定评分<5分者并发症的发生率显著增高。因此认为,该评分标准可以预测这类患者手术后的并发症。
参考文献:Schep NW, Heintjes RJ, Martens EP, et al.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operative result after percutaneous osteosynthesis of intracapsular femoral neck fractures. Injury, 2004, 35(10): 1003-1009.
③股骨颈骨折滑动或加压髋螺钉固定质量的评价系统
2006年,Heetveld等在提出股骨颈骨折中空螺钉内固定质量评价系统的同时,也提出了滑动或加压髋螺钉固定质量的评价系统。该评价系统包括两项内容:尖顶距(螺钉尖与股骨头顶点的距离)以及螺钉位置。尖顶距<25mm及螺钉位于股骨头中央或偏后方为内固定质量满意,否则为不满意。
参考文献:Heetveld MJ, Raaymakers EL, Luitse JS, et al. Rating of internal fixation and clinical outcome in displaced femoral neck fractures. Clin Orthop Relat Res, 2006(454): 207-213.
(4)Keene髋部骨折后康复能力的预测性评分系统
髋部骨折是导致老年患者久住康复医院的常见疾病之一。以往有关老年髋部骨折的文献报道大多集中在手术后的患者生存率及行走活动功能的恢复程度。而有关预测髋部骨折患者手术后的康复计划,如出院后直接回家,还是必须首先转入康复医院接受一段时间,或永久康复训练等,则很少报道。Palmore等认为老年髋部骨折患者入住康复医院的常见危险因素是骨折前为独居者、已离婚或从未结婚者、无子女者、女性患者。而Palmore等并未阐明这些老年患者的健康状况。Lipner等就髋部骨折对老年患者的社会心理的影响进行了分析,但未阐明老年患者接受康复治疗的疗效。Katz等设计了一个专用于评价老年患者日常独立行走活动能力的活动指数(index of activity)。但这一指数并不能评价患者的身体残疾程度、精神损害、或骨折前的独立生活能力。Grauer等拟订了一个专用于正确预测老年患者是否需要入住康复医院治疗的评定标准,但不能用于预测老年髋部骨折患者。
鉴于以上背景,Keene等于1982年提出了一个专用于预测老年髋部骨折患者在手术后是否直接回家康复,还是入住康复医院接受阶段性或永久性康复训练的评分系统(表3-1-1-4)。这一评分系统有利于患者及其家属能早日预测手术后一年内的疗效,并为入住康复医院提前作出经济等多方面的安排。该评分系统包括身体损害、行走功能、日常活动能力、骨折前生活状态以及残疾程度等,满分为100分。
评价结果为51分以下者需住康复医院治疗,62分以上者可回家康复治疗。
表3-1-1-4  Keene 髋部骨折后康复能力的预测性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Keene JS, Anderson CA. Hip fractures in the elderly. Discharge predictions with a functional rating scale. JAMA, 1982, 6, 248(5): 564-567.
(5)Parker髋部骨折前活动能力的评分系统
传统的预测老年髋部骨折手术1年后死亡风险的评分系统大多采用Ions 和 Stevens 于1987年提出的智力评定标准(mental test score)。由于遭受髋部骨折的老年患者在急诊入院后均存在一定程度的心理紧张状态,使这一评定标准的准确性备受影响。为了克服这一传统评分系统存在的不足,Parker于1993年提出了另一个预测性评分系统(表3-1-1-5),该评分系统主要是对患者在遭受髋部骨折前的行走活动能力(preinjury level of mobility)进行评估,包括进行室内、室外以及购物活动的能力。因此,这一评分系统又被称为髋部骨折前的活动能力评分系统。Parker等(1993)将这一评分系统应用于临床882例髋部骨折患者,证实其在预测髋部骨折手术1年后死亡风险的准确性方面,显著优于传统的智力评定标准。
分级标准:如评分<5分,则手术1年后的死亡率高达73%;如评分>5分,则手术1年后的死亡率仅为16%。
表3-1-1-5 Parker髋部骨折前活动能力的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Parker MJ, Palmer CR. A new mobility score for predicting mortality after hip fracture. J Bone Joint Surg Br, 1993, 75(5): 797-798.
(6) 髋部骨折后的功能独立评分系统(Functional Independence Measure, FIM)
老年髋部骨折后的功能独立评分系统于1993年由美国国家咨询委员会设计,主要针对躯体功能和认知障碍进行评估。该评分系统已作为老年医学康复数据库的一部分,主要用于老年髋部骨折手术后康复程度的评估。该评分系统共分运动和认知功能2大项,其中前者和后者又被进一步分为13个和5个子项目,总计共18个子项目。FIM的最高分为126分,其中运动功能13项共91分,认知功能5项共35分,最低分为18分。
每一项评价均依据活动功能的独立或依赖程度赋予不同的分值。
独立:活动中无须他人帮助。(1)完全独立(7分):构成活动的所有行为动作均能规范、完整地完成,无须借助辅助设备或辅助物,并在合理的时间内完成。(2)有条件的独立(6分):活动中需借助辅助设备或所用时间比正常时间长或甚至存在安全问题。依赖:日常生活需要他人帮助才能完成,(1)有条件的依赖:监护和准备(5分);少量身体接触的帮助(4分);中度身体接触的帮助(3分)。(2) 完全依赖:即需要他人一半以上的帮助进行活动,如大量身体接触的帮助(2分);完全依赖,至少有75%以上的日常生活需要他人帮助(1分)(表3-1-1-6)。
分级标准:总分126分,完全独立;108~125分,基本独立;90~107分,有条件的独立或极轻度依赖;72~89分,轻度依赖;54~71分中度依赖;36~53分,重度依赖;19~35分,极重度依赖;18分,完全依赖。
表3-1-1-6  髋部骨折后的功能独立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Keith RA, Granger CV, Hamilton BB, et al. The functional independence measure. A new tool for rehabilitation. Adv Clin Rehabi, 1987, 1: 6-18.
(7)整体精神状态评分
对于股骨颈骨折的治疗选择,普遍认为年龄小于65岁者应首选骨折复位内固定,大于85岁者应首选半髋关节置换术,而对65~85岁患者选用何种方法治疗目前仍存在较大争议。针对这一临床问题,Robinson等制定的整体精神状态评分(a total physiologic status score, PSS)和Heetveld等制定的改良整体精神状态评分(Modified Physiologic Status Scoring,MPSS)主要用于协助临床医生对年龄65~85岁的股骨颈骨折患者的治疗作出正确选择。
①PSS(a total physiologic status score)精神状态评分系统
PSS整体精神状态评分系统由Robinson 于1994年提出,主要用于65~85岁老年股骨颈骨折患者整体精神状态的评估,用于指导治疗方案的选择。评价指标包括运动评估、住宿能力评估、骨质疏松程度评估、认知功能评估、内科疾病评估等,总分26分。其中骨质疏松程度评估使用Singh指数。
分级标准:评分>20分者应选择复位内固定治疗;评分<20分者,应选择髋关节置换术治疗(表3-1-1-7-1)。
表3-1-1-7-1  PSS精神状态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Robinson CM, Saran D, Annan IH. Intracapsular hip fractures. Results of management adopting a treatment protocol. Clin Orthop Relat Res, 1994(302): 83-91.
②改良整体精神状态评分系统
Heetveld等于2007年提出改良整体精神状态评分系统(Modified Physiologic Status Scoring,MPSS)。与未经改良的评分系统相比,改良后的评分系统对患者的骨质疏松程度作了进一步的量化评估:如PSS评分系采用Singh指数,而MPSS评分则采用了双能X线吸收仪测量值评估。T值为20~30岁正常人的骨密度峰值,SD为标准差(表3-1-1-7-2)。
分级标准:总分>20分应选择内固定术治疗,<20分应选择人工半髋或全髋关节置换术治疗。
表3-1-1-7-2 改良整体精神状态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Heetveld MJ, Raaymakers EL, Luitse JS, et al. Femoral neck fractures: can physiologic status determine treatment choice? Clin Orthop Relat Res, 2007(461): 203-212.
(8) 髋部骨折的总体功能评分系统
髋部骨折的总体功能评分系统包括肌肉骨骼功能评分系统(MFA)、美国老年资源服务评分系统(OARS)和原多伦多肢体保留评分(TESS,现改为下肢测量评分,LEM)等。
①髋部骨折的肌肉骨骼功能评分系统(Musculoskeletal Function Assessment,MFA) 
MFA由Martin于1996年提出,主要用于四肢肌肉骨骼疾病治疗后的躯体功能评价。问卷分10大类(category),100小类(items)。10大类包括自我护理、睡觉/休息、手部/精巧协调活动功能、行走活动能力、家务、就业/工作、休闲/娱乐、家庭关系、认知/思维、情绪调节/克服/适应。100小类包括自我护理18项、睡觉/休息6项、手部/精巧协调活动功能6项、行走活动能力19项、家务9项、就业/工作3项、休闲/娱乐4项、家庭关系10项、认知/思维4项、情绪调节/克服/适应21项。此评分系统由医生和患者共同完成。所有问题均根据是、否、或不知道的回答方式进行打分。每一项目的得分和总分均按0~100分标准打分,0分代表躯体功能受损最轻,100分则代表躯体功能受损最为严重。
Martin等(1996)将这一标准扩大应用于327例各类患者的功能评价,结果显示下肢损伤者的评分为(29.79±16.43)分,上肢损伤者为(28.40±15.44)分,运动疾病者为(31.31±14.86)分,骨关节炎患者为(31.35±15.24)分,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为(45.13±15.83)分。评分越高,功能损害越严重(表3-1-1-8-1)。
表3-1-1-8-1  髋部骨折的肌肉骨骼功能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
1. Martin DP, Engelberg R, Agel J, et al. Development of a musculoskeletal extremity health status instrument: the Musculoskeletal Function Assessment Instrument. J Orthop Res, 1996, 14(2): 173-181.
2. Jaglal S, Lakhani Z, Schatzker J Reliability, validity, and responsiveness of the lower extremity measure for patients with a hip fracture. J Bone Joint Surg Am, 2000, 82(7): 955-962.
②美国老年资源服务评分系统(Older Americans' Resources and Services,OARS)
美国老年资源服务评分系统(OARS)也可用于老年患者髋部骨折治疗后总体功能的评价。评价内容包括使用电话、步行达目的地、购物、自己做饭等13项指标,以及2项附加提问(表3-1-1-8-2)。
表3-1-1-8-2  美国老年资源服务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Jaglal S, Lakhani Z, Schatzker J. Reliability, validity, and responsiveness of the lower extremity measure for patients with a hip fracture. J Bone Joint Surg Am, 2000, 82(7): 955-962.
③原多伦多肢体挽救评分(Toronto Extremity Salvage Score,TESS) ,现已改为下肢测量评分(Lower Extremity Measure,LEM)
原多伦多肢体挽救评分(Toronto Extremity Salvage Score,TESS)主要用于四肢肿瘤患者行保肢手术后的躯体功能评价,主要评价术后残疾程度。由于TESS中的下肢评价部分比较适用于老年髋部骨折手术后的躯体功能评价,故此部分评分标准被改名为下肢TESS(lower extremity TESS)或下肢测量评分(Lower Extremity Measure,LEM),专用于老年髋部骨折术后的躯体功能评价。最低分为30分,最高分为100分,分数越高代表躯体功能越好(表3-1-1-8-3)。
表3-1-1-8-3 下肢测量评分

LEM的简略临床参考标准

参考文献:
1.Davis AM, Wright JG, Williams JI, et al. Development of a measure of physical function for patients with bone and soft tissue sarcoma. Qual Life Res, 1996, 5(5): 508-516.
2.Jaglal S, Lakhani Z, Schatzker J. Reliability, validity, and responsiveness of the lower extremity measure for patients with a hip fracture. J Bone Joint Surg Am, 2000, 82(7): 955-962.
3 Jaglal S, Lakhani Z, Schatzker J. Reliability, validity, and responsiveness of the lower extremity measure for patients with a hip fracture. J Bone Joint Surg Am, 2000, 82(7): 955-962.
2.肢体毁损伤评分系统
对肢体毁损伤严重度的评价临床可采用肢体毁损伤严重度评分(Mangled Extremity Severity Score, MESS)或肢体毁损伤综合征评分(mangled extremity syndrome,MES)。其中 MES评分被认为较MESS评分更为全面、客观,实用性也较强。
(1)肢体毁损伤严重度评分(Mangled Extremity Severity Score,MESS) 
Johansen于1990年提出肢体毁损伤评分系统。该评分主要依据患者的骨骼或软组织损伤程度、肢体缺血程度、休克及年龄四个方面,对肢体毁损伤的严重度进行评价,满分11分(表3-1-2-1)。
分级标准:3~6分者可以行保肢手术;7~11分者很难保肢,大多需行截肢手术治疗。
表3-1-2-1 肢体毁损伤评分

参考文献:Johansen K, Daines M, Howey T, et al. Objective criteria accurately predict amputation following lower extremity trauma. J Trauma, 1990, 30(5): 568-573.
(2)肢体毁损综合征(mangled extremity syndrome,MES)评分
所谓肢体毁损综合征(MES)系指正常上肢和下肢的骨骼、软组织覆盖、以及神经和血管等4个解剖组织结构中,有至少3个遭受毁损者。Gregory等(1985)针对此类MES提出严重度评分,其主要目的是为临床医生判断保肢还是截肢提供客观依据。该评分系统主要涉及损伤严重程度评分(injury severity score,ISS)、受伤原因、神经损伤、血管损伤、骨损伤、伤后时间、原有疾病及休克等。评价较为客观,临床应用广泛。
评价结果:20分可作为是否截肢的临界值,通常>20分者将考虑截肢,而<20分者将考虑保肢。
Gregory等(1985)应用这一标准处理了17例MES患者,其中7例保肢成功者MES评分均<20分,而经积极处理保肢仍未获得成功的10例患者,MES评分均>20分。表明这一评分系统对临床MES的处理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表3-1-2-2)。
表3-1-2-2肢体毁损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Gregory RT, Gould RJ, Peclet M, et al. The mangled extremity syndrome (M.E.S.): a severity grading system for multisystem injury of the extremity. J Trauma, 1985, 25(12): 1147-1150.
(孙俊英)
3. 髋关节Harris评分系统
Harris于1969年提出了一种评价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前患者功能状态及术后疗效的评分系统。该评分系统观察指标主要包括疼痛、功能、畸形和关节活动度四个方面,满分100分。其中疼痛和功能性活动的权重较大,合计62 分,因此无须再用日常生活能力评估量表(ADL)或功能独立性测量(FIM)等评估工具重复评定。关节活动所占权重较小,因其一方面认为宁可要一个不动而不痛的髋关节,也不要一个活动而疼痛的髋关节;另一方面关节活动度的测量结果因测量者不同而差异较大,权重过大会导致评分结果的重复性差。分级标准:优 90~100分,良 80~89分,可 70~79分,差 0~69分(表3-1-3)。
Harris 髋关节功能评分系统在国内外髋关节置换术疗效评价中广泛应用。但Harris髋关节功能评分系统也有不足之处:第一,采用总分判断法,总分并不能直观反映术后髋关节在疼痛、功能和关节活动方面的改善情况;第二,分数计算方法复杂;第三,其中一些度量标准(如表示距离的街区等)不适合我国国情,特别是对文化程度较低的患者可能不容易理解。因此,国内研究在使用Harris髋关节评分时,有必要根据我国国情予以适当改进。
表3-1-3  Harris髋关节功能评分系统

参考文献:Harris WH. Traumatic arthritis of the hip after dislocation and acetabular fractures: treatment by mold arthroplasty. An end-result study using a new method of result evaluation. J Bone Joint Surg Am, 1969, 51(4): 737-755.
4.髋关节Charnley评分系统
该标准最早由Ferguson和Howorth于1931年提出,被较多采用的是1954年Merle D’aubigne和Postel的修改版本。1972年,Charnley的改进评分系统得到欧洲国家的广泛认可,使用者甚多。评估内容主要有疼痛、行走功能和活动度三项,每项6分,满分18分。分级标准:15~18分为优,12~14分为良,5~11分为可,0~4分为差。与Harris髋关节功能评分相比,其疼痛、行走功能和活动度三项评分的权重较为平均,对手术疗效评估的综合性较好。该评分系统在欧洲仍较为常用(表3-1-4)。
Charnley将患者分为三类:A类,仅单侧髋关节受累,无其他影响行走能力的伴发疾病;B类,双侧髋关节均受累;C类,患者有其他影响行走能力的疾病,如类风湿关节炎、偏瘫及严重的心肺疾病等。Charnley认为A类或行双髋关节置换的B类患者适合采用三项指标的全面考评,而仅行单侧髋关节置换术的B类患者和C类患者只适合采用疼痛和活动范围评估。对后一类患者行走能力的评估应综合考虑,因其他疾病限制了术后行走功能,不能据此反映髋关节置换术的疗效好坏。
表3-1-4  髋关节Charnley评分系统

注:活动度为内收、外展、屈曲、后伸、内旋和外旋6个方向角度总和。
参考文献:
Charnley J. The long-term results of low-friction arthroplasty of the hip performed as a primary intervention. J Bone Joint Surg Br, 1972, 54(1): 61-76.
5. 髋关节JOA评分系统 
该评分标准由日本整形外科协会(Japanese Orthopaedic Association,JOA)于20世纪90年代制定。评价指标包括疼痛、活动度、步行功能和日常生活四项,满分100分。与Charnley髋关节功能评分相比,该评分系统增加了对患者日常生活能力的评估,客观上降低了疼痛所占的评分权重。因此,JOA髋关节功能评分系统更侧重于评估术后患者日常生活能力的恢复(表3-1-5)。
分级标准:优,91~100分;良,81~90分;可,61~80分;差,0~60分。
表3-1-5  JOA髋关节功能评分系统

注:* 关节活动角度每10°,屈曲得分计1分、外展得分计2分。屈曲120°及以上为12分,外展30°及以上为8分。屈曲挛缩则相应减分。
参考文献:井村慎一ほか. 日本整形外科学会股关节机能判定基准. 日整会志, 1995, 69(8):860-867.
6. 髋关节UCLA评价系统
美国加州洛杉矶大学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UCLA)髋关节功能评分标准的评估内容包括疼痛、步行和活动,每一项得分1~10 分,10分为最好,1分为最差。与前述评分系统相比,UCLA评分标准较为简单。它不对关节活动度进行考量,仅评估髋关节手术在术后日常活动能力恢复方面的疗效。该评分系统既没有总分比较,也没有优良分级,因此三项评估内容多被用作独立评分,对手术疗效进行单方面评估,缺乏综合性(表3-1-6)。
表3-1-6  UCLA髋关节评价系统

参考文献:Amstutz HC, Thomas BT, Jinnh R, et al. Treatment of primary osteoarthritis of the hip. A comparison of total joint and surface replacement arthroplasty. J Bone Joint Surg Am, 1984, 66(2): 228-241.
7.AAOS全髋关节置换疗效评价系统
髋关节评价系统的诞生始于20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得到发展。北美矫形骨科主要使用Harris髋关节功能评分系统,欧洲矫形骨科主要使用Charnley评分系统。但这些评分系统几乎全部用数字定量表示评价结果,其制定多数根据作者的主观估计,各系统之间的评估项目缺乏统一的命名,量化指标测量方法不一致性,因此不能反映真实的临床结果,评分系统之间也无法进行比较。在不同的标准中,不同的作者对同一个变量赋值也不尽相同,导致对同一个结果产生不同的评价结论。
1988年,国际矫形与创伤外科学会(Société Internationale de Chirurgie Orthopédique et de Traumatologie,SICOT)专门成立了一个学术委员会,旨在制定在矫形外科和创伤外科领域全世界公认统一的评估系统。美国矫形外科医师协会(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AAOS)也加入到这项工作中来,制定了全髋关节置换疗效评价表(表3-1-7A),又称为全髋关节置换术临床和放射学评估项目登记表,得到髋关节学会(The Hip Society)和SICOT的认可。
这个评价表仅限定评估髋关节功能的项目参数,但不给每个参数赋值。不同的使用者在记录髋关节置换患者资料时,可以使用相同的项目参数,即使对每一个项目参数的赋值不同,评估方法互换后判定结果依然可达到统一。比如职业康复师、临床医师或患者本人均可通过不同的评估工具对同一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进行评估,其赋值会因使用的量表不同而不同,但实际评估分级在客观上可达到统一。项目参数包括疼痛、工作和活动能力、行走功能、患者满意度、客观检查结果等,影像学评价内容仅针对假体固定设计了一些项目参数,包括骨水泥和非骨水泥固定。该评价系统由三大部分组成,包括临床评估(表3-1-7B)、骨水泥型假体影像学评估(表3-1-7C)和非骨水泥型假体影像学评估(表3-1-7D)。
表3-1-7A  AAOS全髋关节置换疗效评价表

参考文献:Liang MH, Katz JN, Phillips C, et al. The total hip arthroplasty outcome evaluation form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 Results of a nominal group process.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 Task Force on Outcome Studies. J Bone Joint Surg Am, 1991, 3(5): 639-646.
表3-1-7B   临床评估

表3-1-7C 骨水泥型假体的放射学评估

表3-1-7D 非骨水泥型假体的放射学评估

参考文献:Johnston RC, Fitzgerald RH Jr, Harris WH, et al. Clinical and radiographic evaluation of total hip replacement. A standard system of terminology for reporting results. J Bone Joint Surg Am, 1990, 72(2): 161-168.

版权声明:本文由天津医院杨强医师提供,骨大夫编辑部编译,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骨大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