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尽管约多达70%的美国儿童具有维生素D水平(通常我们测量25-羟维生素D;25(OH)D)的不足,但是我们对其在儿童骨折中作用的研究却非常有限。本研究的目的是评估维生素D在儿童骨折风险中的作用,我们将骨折与非骨折的儿童患者的25(OH)D进行对比研究。
方法  本研究为长达12个月的前瞻性病例对照研究,研究对象为医院就诊的2至14岁的城市儿童。有60名骨折患儿接受基础麻醉或全麻下的治疗,并与对照组(60名非骨折的患儿)进行对比。我们检测了所有参与者和其监护人的低骨密度风险因素,以及血清总25(OH)D的水平。我们所采用的统计学分析方法包括:T检验、X2检验、差异分析以及logistic回归模型。
结果  我们对年龄和日常日照等因素进行控制之后,发现血清总25(OH)D水平降低与骨折发生风险增高密切相关(OR值0.94;95%置信区间,0.90-0.99;P=0.023)。在骨折患儿人群中,有6名(占10%)患儿出现重度缺乏(25(OH)D<20ng/ml),33名(占55%)患儿出现不足(25(OH)D在20-30ng/ml)。在非骨折患儿人群中,有8名(占13%)患儿出现重度缺乏,19名(占32%)患儿出现不足的表现。骨折组中维生素D不足的患儿数目比非骨折组中更多(OR值2.99;95%置信区间,1.27-7.0;P=0.037)。
结论  血清25(OH)D的不足与较高的骨折发生率有关。维生素D缺乏症可以导致儿童人群的骨折发生风险增高。我们应当考虑,对骨折儿童的维生素D的水平进行常规检查。
证据等级  3级预后研究──前瞻性病例对照试验。
表一  骨折与非骨折组患者的特征。

表中BMI百分数是基于疾病控制中心根据年龄和性别人群的均值;种族来自患者的自我报告;钙摄入量我们采用分类统计(1,2,3或4+食物来源/每天);每天日照量也采用分类统计(<1,1-2,2-3,>3h/d);骨折史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具有阳性病史的患者数);我们将患者的疾病史定义为所有慢性疾病,包括过敏、哮喘、Erb麻痹,腹腔疾病,良性心脏杂音,心肌病、遗传性多发性外生骨疣,自闭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皮肤良性肿瘤、幼年特发性关节炎,轻度脊柱弯曲,肾反流,反复上呼吸道感染史、除外特殊类型的精神障碍,主动脉扩张,无需治疗的室间隔缺损等;维生素D补充情况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使用维生素补充剂的患者数量);防晒霜使用情况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常规使用防晒霜的患者数量);家族病史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具有骨折或骨质疏松家族病史的患者数量);维生素D的水平采用均值±标准差来表示。


表二  关于骨折发生的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结果。



表三  基于患者血清25(OH)维生素D水平的分类信息。

种族来自患者的自我报告(1,2,3或4+食物来源/每天);每天光照量也采用分类统计(<1,1-2,2-3,>3h/d);骨折史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具有阳性病史的患者数);我们将患者的疾病史定义为所有慢性疾病,包括精神类疾病(自闭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具有哮喘病史的患者在人群中占据多数。
综合考虑,包括过敏、哮喘、Erb麻痹,腹腔疾病,良性心脏杂音,心肌病、遗传性多发性外生骨疣,自闭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皮肤良性肿瘤、幼年特发性关节炎,轻度脊柱弯曲,肾反流,反复上呼吸道感染史、除外特殊类型的精神障碍,主动脉扩张,无需治疗的室间隔缺损等(数字代表队列中具有阳性病史的患者数量);维生素D补充情况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使用维生素补充剂的患者数量);防晒霜使用情况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常规使用防晒霜的患者数量);家族病史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具有骨折或骨质疏松家族病史的患者数量);维生素D的水平采用均值±标准差来表示。


表四  排除重度缺乏患者后的亚组分析结果。

表中BMI百分数是基于疾病控制中心根据年龄和性别人群的均值;种族来自患者的自我报告(数字代表队列中自我认定为白种人的患者数量);钙摄入量我们采用分类统计(1,2,3或4+食物来源/每天);每天光照量也采用分类统计(<1,1-2,2-3,>3h/d);骨折史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具有阳性病史的患者数);我们将患者的疾病史定义为所有慢性疾病,包括精神类疾病(自闭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具有哮喘病史的患者在人群中占据多数。
综合考虑,包括过敏、哮喘、Erb麻痹,腹腔疾病,良性心脏杂音,心肌病、遗传性多发性外生骨疣,自闭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皮肤良性肿瘤、幼年特发性关节炎,轻度脊柱弯曲,肾反流,反复上呼吸道感染史、除外特殊类型的精神障碍,主动脉扩张,无需治疗的室间隔缺损等(数字代表队列中具有阳性病史的患者数量);维生素D补充情况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使用维生素补充剂的患者数量);防晒霜使用情况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队列中常规使用防晒霜的患者数量);家族病史采用分类统计(数字代表具有骨折或骨质疏松家族病史的患者数量);维生素D的水平采用均值±标准差来表示。

图1  种族、维生素D的水平以及骨折。白种人体内维生素D(33.6;四分位数范围(IQR)27.7-39.8)的水平明显高于非白种人(29.0;IQR,24.1-34.4)。(P=0.004)不同种族之间维生素D与骨折的关系并无差异(P=0.817)。
文献来源: 'Vitamin D Insufficiency and Fracture Risk in Urban Children',R. M. Thompson, D. M. Dean, S. Goldberg, M. J. Kwasny, C. B. Langman, and J. A. Janicki, J PediatrOrthop (2015).

版权声明:本文由骨大夫编辑部原创编译,版权均归骨大夫所有,转载请联系骨大夫!


收藏

文章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