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鹊和华佗在中国医学史上,如同神一样的存在。

两千多年以前,扁鹊名声传扬天下。他到邯郸时,闻知当地人尊重妇女,就做治妇女病的医生;到洛阳时,闻知周人敬爱老人,就做专治耳聋眼花四肢痹痛的医生;到了咸阳,闻知秦人喜爱孩子,就做治小孩疾病的医生;他随着各地的习俗来变化自己的医治范围。秦国的太医令李醯自知医术不如扁鹊,派人刺杀了扁鹊。

三国时代,华佗行医足迹遍及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钻研医术而不求仕途。他医术全面,精通内、妇、儿、针灸各科,尤其擅长外科,精于手术,被后人称为“外科圣手”、“外科鼻祖”。后因不服曹操征召被杀,所著医书已佚。
话说扁鹊和华佗,有一天在地府相遇了。谈起那段辉煌的行医历史,两位真是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下,商量着要一起投胎转世还做医生。于是向阎王请愿:我们救死扶伤无数,却寿命不长,并且是被无辜害死,今打算一起投胎再做医生,完成未了心愿,请批准。阎王思来想去,派他们俩去人间多救一些人,可以节省地府开支,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就准了。
时间来到了21世纪。

扁鹊主任在一家中医院就职,每天忙忙碌碌,把脉开方,偶尔找好友华佗喝个小酒,日子还蛮滋润的。有一天,医院来了一位老妇人,说自己大腿有点疼,可能是骨折了,希望扁鹊给诊一诊,扁鹊问了问发病之前的一些状况,觉得有可能是骨折。但是建议病人先去拍个片子再看。
“你不是扁鹊吗,诊脉摸骨才对,我就冲着你的名气来的,一上来就让我去拍片子,这不是忽悠人吗?”患者愤愤的说道。
“对于骨折,古时候没有器械检查,只能通过望闻问切,确诊是有一定概率的,为了尽早确定您的病症,还是请先去检查一下吧!”扁鹊缓缓地说道。
“徒有其名而已,我挂个号你只说了不到一分钟就让我去检查,你们医院就是为了赚检查费的吗?”老妇人的儿子帮着说道。
扁鹊无语,解释了半天,病人依然坚持摸骨看病,扁鹊只好把病人请出去了。
谁知病人儿子不依不饶,还没来及反应,该男子上来就是一拳实实打在了他的脸上,接着是一把将扁鹊拉倒在地,并狠踢了一脚。嘴里还喊着:“叫你们医生拽,叫你们收红包,叫你们不给看病……”
扁鹊一懵,二十一世纪是文明社会吗,怎么一上来就动手。疼痛之下扁鹊很快清醒了,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可是心下一想,自己一直是个守法守纪的医生啊,从没有做过有愧于心的事。于是一骨碌爬起来,正准备讨个说法时,那个老妇人也走上前来,看那架势也是要个扁鹊一个大耳刮子吃。扁鹊极力用手臂去挡,谁知这老妇人的手刚碰到扁鹊的手臂,人就倒下了,结局是,就那么挂了!
扁鹊真是摊上大事了!尽管最后诊断该妇人死于急性心肌梗塞,各大网络,各大报纸的头版都赫然写着“XXX医院XXX医生殴打病人致死!”死者家属则在医院门口拉着横幅吵闹,整个医院都乱了!
华佗来了,跟扁鹊聊了很久,然而并不能阻挡事件的恶化。最后,扁鹊只能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默默哀伤。被医院开除了不说,有可能还要面临刑事责任。当年是被奸人所害,后世自有定论,而今谁为我正名?
痛定思痛,当初从医的初衷是为了什么?对人间疾苦的同情,对万千大众的责任,扁鹊望着高楼林立的城市,觉得自己仰不愧天俯不愧地,这就够了,最后决定出走。他来到一个偏远的山区,成为一个乡村医生,那里没有喧嚣。跟从前一样,他什么病都看,无数的妇女、儿童、老人在扁鹊的手下脱离病痛的折磨。在扁鹊的心里,人生的意义不在于遇到什么,而在于选择什么。

此时的华佗,还在那所重点三甲医院,不过已经成为了科室主任。找他看病的人太多了,华佗又找到了从前的成就感,然而这一切却被一个失败的手术给击碎了。在他的手术台上,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在做心脏手术时去世了。家属要求医院赔偿,媒体也跟着闹了好一阵子。不过因为术前有签协议书,老人这个年纪做手术本来风险就大,老人家属闹了一阵,没有结果就停止了。
而华佗却有了心结,想当年给关羽刮骨疗伤,那是何等的风光啊。那时还想着给曹操做脑手术,其实何尝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像这台手术一样,总有意外的,这位老人的手术,或许是有些地方自己考虑不周。神医就是神医,对技术的精益求精非常人能比。
如何让医生们做手术失误的概率减少呢?两千年前他曾在狱中写下医书想传于后世,结果被狱卒烧毁。这一世,他决定要圆了自己两千年前的梦,著书立说,让自己的医学知识和手术经验帮助更多医生和病人。
而这本书的结尾,他要写上扁鹊的传记,为老朋友正名。几年以后,医书终于问世,华佗的梦想实现了,他被推上了医学外科至高的位置,这一世他终于可以做一名自由的医生。
人们几乎已经淡忘了扁鹊的事情。华佗医书出版的时候,扁鹊的名字又一次传开了,书中在扁鹊传记中写了这样一段话:中医倾注了扁鹊的一生心血,也是我终身追求的学科。然而医学在进步,一些中医的方法的确落后了。医疗器械大大简化了看病的过程,新型药物也在某些疾病上显示了优势。扁鹊,作为中医的守护者,最大的希望就是帮助每一个患者快速治好病,它能够容纳现代治疗手段,为什么现代人反而不能呢?中西医之争关乎扁鹊名誉,关乎科学,更关乎千千万万百姓的性命。真医者,无谓荣辱只关苍生!大众啊,你们平息一下愤怒吧,在科学面前,请你们温顺地走进医生的诊室,给他尊重!
没有人再提起扁鹊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人们都在议论“行走在大山里的赤脚医生”,随着医闹事件越来越凶猛,在流血的教育中大众应该清醒了:社会医疗体制的不完善是时代发展的弊端,而他们激烈对抗的是一个个救命恩人。对于扁鹊而言,又何须被原谅,他正心怀坦荡地行走在山区,快乐的履行着医者的天职。
多年以后,扁鹊华佗这一对老朋友,又在阴司见面了,老泪纵横。他们相视一笑:下辈子还做医生!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西格里斯特在《最伟大的医生》中说:“我们当然要感谢这些大师,也应该感谢无数的无名医生。他们用无私的默默的行动,履行了伟大医生们的教导。”
扁鹊和华佗能够让我们敬仰两千多年,除了医术高明,医德更为重要。在那个贫瘠的时代,他们游走各地,仁爱之心,见于四野,真正做到了悬壶济世,挽救苍生。尽管嫉妒和权势最后戕害了热血的生命,他们的精神却一直感染着后来的医者。他们是最伟大的医生,而后世更有千千万万的扁鹊和华佗,继承和发扬着医生的精神和光辉。尽管医闹频繁,有万阻千难,无数的医生依然拼搏在挽救生命的道路上,时代的悲剧怎么能让流淌了千年的医者精神陨灭?

版权声明:本文由骨大夫编辑部原创编译,版权均归骨大夫所有,转载请联大夫!




[作者: 五墨 ]
收藏

文章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讨论